当前位置:首页 >> 非遗文学 >> 非遗微杂志
非遗微杂志
苏州最美民宿,每个细节都是中国风,两年前还是幢如此这般的房子
点击: 次  发布时间:2016/9/6 14:30:45

江南最美的时节,


在古镇里相遇最美的烟雨。



……


- 苏州 · 浮点·禅隐客栈 -


纯白的台阶螺旋而上,


像折扇一样铺陈开来。


沿着台阶拾级而上,


有种身处胜境的感觉。

每当说到这个独特造型的阶梯,万浮尘总是有说不完的话。也还是因为这个阶梯,万浮尘得到了很多建筑设计的荣誉。


直到现在,这个阶梯还被放置在苏州市区一家餐厅里。


但也许是做了太多的商业建筑,让他想离开闹市,设计一些能够真正属于自己的东西。


离开苏州闹市不远,30分钟的车程,万浮尘和他的妻子在锦溪找到了他们梦想中的地方。



锦溪古镇


一溪穿镇而过,晨霞夕辉尽洒江面,满溪跃金,灿若锦带。锦溪虽然也是古镇,但它没有周庄、乌镇那样被人所知。恰恰因为这样,锦溪还保留着那份难得的安静。

就在古镇的边缘处,他们找到了一处破旧的老房子。这栋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当地老房子,早就已经没有人居住,一直荒废在这里。



这栋废弃的房子是一个二层的,


光秃秃的水泥外立面,


常年的雨水浸润有的地方已经发黑腐蚀,


院子里早已经杂草丛生。


屋檐下燕子筑的巢还在,


但却没有了往日的燕语。


只有柱子之间系着的晾衣绳,


仿佛在诉说这里曾经有人居住。


尽管在小城君眼里这不过是一栋废弃老房,但在万浮尘看来,老房子的一砖一瓦都像是带着某种特有的气息吸引着他。


2013年10月份,在和当地村民持续沟通后,他们终于拿到了这栋老房子


房子一拿到手,万浮尘就一心扑倒了老房子的设计改造上。虽然平时设计的最多的是崭新的商业项目,但在老房子的设计上,他还是想把尽量多的老东西保留下来。


一直到去年夏天,万浮尘酝酿了两年的时间,这期间一边设计、一边建造,终于把这栋废弃的老房子变成了他心中最美的家。


这个家是万浮尘一点一滴积累的想法聚合起来的,自己名字里刚好有一个“浮”字,所以自己的房子按照“辈分”算,就给他取名“浮点”。


走在一片老旧的古镇房子里,


当你拐进一条窄窄的小巷,


一个圆形的拱门出现在眼前。


像是月亮和太阳的结合,


门轻轻打开,代表着月亮的阴晴圆缺。




跨过圆形的拱门,


脚底下就是长长的清水混凝土浇筑的小径,


有几分苏州园林独有的曲径通幽的感觉。


高高的青砖墙呼应着青瓦墙,


墙头还有枯黄的竹枝点缀其间。



走过弯曲的小径,


只穿过一道门槛就到了浮点的大厅。


大厅里随处可见的中式的元素,


小青瓦片铺的地板,中式的家具,


还有头顶枯黄的竹枝…


对了,这些家具都是他自己设计的。



还记得屋子东边的青砖石灰墙吗?


万浮尘想把最有味道的东西保留下来,


这面墙他完整地保留了下来,


只是用了一面透明的玻璃隔开,


所有的时光岁月仿佛一瞬间都凝固在这里。




客厅里的壁炉,


呼应着大门的造型。


太阳和月亮的造型,


被万浮尘巧妙的穿插在每个细节里。



大厅的另一边,


一个用混凝土浇筑的长桌浑然一体。


长桌的尽头,


同样材质的小路出现在脚下与长桌连成一体。


走在上面,


还真有种绝尘而去的感觉。


穿过这条浑然一体的混凝土小路,万浮尘还在这栋房子里开辟了9间客房。


一棵树长在了屋子的后面,


万浮尘没有因为它碍事挖走它,


而是围绕着这棵树造了一间树屋。



针对这棵树,


万浮尘设计了一个圆形的拱门,


从另一边望去,


颇有种古典园林的感觉。

爬上二楼这个房间,


第一眼看到的就是墙壁裂开的一角。


这恰恰是万浮尘独特的“面皮”系列的设计,


在这里可以放下所有防备,


安心的回归到纯粹就可以了。


走进茶室瞬间就像转换了天地,


现代的新中式一下子切换到古典的苏州园林。


竹帘之外,黛瓦、碎石…


青色的瓦片连城一片,


从高处的屋顶之上倾泻而下。


楼顶的房间是小城君最喜欢的,


一半土墙,一半风景。



房间的屋顶是可以开启的,


布满星空的夜晚,打开屋顶,


就可以枕着古镇最美的星空入睡。

万浮尘和妻子YoYo本就是两个喜欢到处游历的人,走了这么多地方,浮点就像是两个人在经历了各种地方之后,所有的想法的结晶。


两个人住在这个少有人知的古镇里,倒也不是为了逃离喧嚣,更多的是一种生活状态的转换。


古镇里的生活,更像是二人寻找人性的回归和对精神寄托的追本寻根。


当江南稀稀疏疏的春雨,


在竹枝的枝头慢慢凝聚成小水珠,


古镇的溪水笼罩在一片朦胧之中,


这就是烟雨江南最美好的时刻。


江南的烟雨里彳亍独行,穿街过巷,


也许转角,


就能在青砖黛瓦间遇到他们。



上一篇:灯说
下一篇:寻找中国缺失的「匠人精神」